Archive for the ‘國/家/機器’ Category

紀實.現場:書寫與社會運動

七月 27, 2010
紀實.現場:書寫與社會運動
日期:2010年8月7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4點至6點
地點:序言書室(旺角西洋菜南街68號7字樓,銀行中心Body Shop對面)
主持:盧勁馳(詩人,著有《後遺》)
對談人:李維怡(《行路難》文字耕作者、獨立紀錄片工作者)、洛謀(詩人,著有《島嶼之北》)
簡介:
書寫和社會運動有甚麼關係呢?彼此間有甚麼張力?從保衛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反高鐵到各個社區運動當中,越來越多藝術工 作者介入社會運動,這是好事還是有所隱憂呢?這些藝術作品是動員、紀實還是回應現場呢?這些藝術作品是參與運動,還是收割運動呢?當藝術工作者置身於運動 中,又會怎樣看待自己的作品呢?藝術的獨立性,和對運動的承擔,兩者真的有衝突嗎?是次活動的兩位對談人,既書寫又參與社會運動,誠邀每一位關心書寫、創 作和社會運動的朋友,來豐富這場討論。
廣告

1218請假信(愛國愛港人士版)

十二月 15, 2009

敬愛的領導同志/總經理:

請容許我在十二月十八日的下午請假半天,到立法會前集會

,請愛國愛港的立法會議員,否決廣深港高鐵撥款。

敬愛的領導同志/總經理,我這次請假並不是受到反對派的唆擺,而是抱著愛國愛港之心,為偉大祖國復興而做的。作為愛國愛港陣營的一員,我絕對贊成加快祖國內地與香港的融合,使祖國內地和香港的交流更頻繁。然而,今次特區政府提出的高鐵方案,實在有違愛國愛港的原則。

首先,特區政府把高鐵站設在西九龍,事實上是要把祖國內地的同胞都帶到高鐵站附近的外資酒店,如:香港W酒店(美資喜達屋酒店及度假村國際集團)和在環球貿易大廈中由美資麗嘉酒店所擁有的酒店。換句話說,這條高速鐵路實際上是把祖國同胞的金錢都帶到我國最大的競敵美國手上,實在有違偉大祖國復興的原則。

第二,現時的高鐵方案要拆毀石崗菜園村、強行通過新界西至九龍西多座樓房的地下,以導致社會矛盾。如此興建高鐵,只怕會破壞和諧社會,實非我等愛國愛港人士樂於見到。

懇請領導同志/總經理批准我的請假,好讓愛國愛港的立法會議員懸崖勒馬,否決高鐵撥款;否則,他們誤中特區政府內港英餘孽的奸計,誤成漢奸,則非我等愛國愛港人士所願見也。

XXX謹上

副本抄送: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領導同志

**********

延伸閱讀:

高鐵戰訊:陳雲、馬家輝、李智良擬1218請假信 ‧ 誠徵分享 ‧ 擴大動員

李智良:反高鐵行動呼籲:18日請假包圍立法會

造句練習(一)

九月 9, 2009

「你咁樣屈人都得!?」
「係咁o架啦!」
「你咁都做到政府發言人!?」
「好出奇呀!」
「但係你o的公安打人喎!」
「搵食o者。」
「咁都無理由搵鎗指住人o架。」
「犯法呀!」
「唔通咁樣都唔叫犯法!?」
「好出奇呀!」

*註:「係咁o架啦!」「好出奇呀!」出自黃子華棟篤笑《越大鑊越快樂》
「搵食o者。」「犯法呀!」出自黃子華棟篤笑《拾下拾下》

野草莓學運不曾發生

十一月 15, 2008

這幾天在網上都在看台灣的野草莓學運。是的,我們這些總(誤)以為可以滑鼠鍵盤搞社運的人,總是在電腦熒幕前click click click,然後聯署遠方的朋友寄來的聯署。最初是在anarch的blog看到的,然後跟著他的blog,連去其他人處,而且也在等待等待等待:為甚麼台社還不發聲明?噢,他她們終於發了聲明。是的,網上有直播,那天我和運動中的朋友講起,其實我地都需要學呢個technique。我的老師說她唸大學時,(據說)蹺課飛去台灣,去中正廟看示威;到我們這一代,我們這些總(誤)以為可以滑鼠鍵盤搞社運的人,坐在香港的電腦熒幕前,按鍵按鍵和按鍵。

不過幸好有電腦直播,因為香港的電子媒體,對於野草莓學運的報導近乎絕跡,野草莓學運不曾發生(不,不要誤以為我是Baudrillard);他她們更有興趣於2630早午晚餐有咩餸,佢又有無食、咸家富貴的咸家鏟了沒有。這件事要怎樣理解呢?除了juicy,除了因為這是政治人物的「大」新聞,正如我地反公安法除非同警察上演「動作片」除非畀人扑濕除非畀人拉,如果唔係無人報,係唔係應該還有something more呢?

或者我地需要回帶,重新articulate香港係點樣理解台灣的。可能有人話我會過於武斷,但我都要這樣說,香港主流是以為國民黨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就是台灣的norm。由1950年代開始,其實一直有兩股中國國族主義的力量影響著香港,一邊是親中國共產黨(所謂的「左派」或「親中」),一邊是親中國國民黨(即「右派」,而在香港又被叫作「親台團體」)。這些「親台團體」其實正確來說是親國民黨團體或香港泛藍團體(如果不是「深藍」的話)。我不知道我的台灣朋友,知道香港有個「蔣公中正香港協會」被稱為「親台團體」,會有甚麼感覺?

因為已assume了這是一個norm,也就是很多事是不存在大家的understanding裡的,例如,當年的民進黨,台灣社會反抗國民黨的威權統治等等。如果國民黨執政被定義被理解為台灣的norm,非國民黨/藍營執政就是abnormal,本土意識就是abnormal。我有懷疑過,普遍香港社會對於台灣本土意識的發展,是否就是簡化為民進黨式的台獨或深綠的台獨呢?而中間可以跳過排他以外的本土,進步的本土?是的,或者亦由於國民黨執政被定義為norm,甚或是凝固在當年當刻,於是甚至會有人誤以為那些親黨國體制的作家「就等於」那個generation的台灣作家(的全部)?

如果在這個邏輯下理解,則知道其實發生咩事了。在這個norm的理解,馬英九當選總統,不是被理解為二度政黨輪替,而是被理解為把abnormal的事tune回正軌。Therefore,當陳雲林訪台,你和我都會expect了會有大規模的示威,正如美國國務卿去伊拉克,無示威就奇;然後,一切類戒嚴式的執法過當,使你我都囧的時候,take國民黨執政as a norm的電視台好像完全不當作一回事,是故我們一路聽主播哥哥或者主播姐姐一路講話咩警察驅散「綠營」示威者咩「低度武力」時,那個鏡頭卻是看見8個警察盾牌毆打一個示威者的胸口。

其實我們的新聞唔係concern咸家富貴的人,貪污了多少?他她們真的係比較關心,人地幾時咸家鏟。至於野草莓學運,因為係反集遊化,因為(希望)係不分藍綠,因為唔係「動作片」,他她們覺得this should not be a part of that norm as well as the total opposite,於是隻字不提,even修改/廢除集遊法比看人咸家鏟對民主化更重要。於是上去討論區,大家還在談論2630有無食野,咸家富貴幾時咸家鏟;野草莓學運不曾發生。

延伸:

單向街–1106註記

anarch: 我們堅持:就是要為你們稱為暴民的人說話 野草莓:野莓之歌與相關連結(持續更新)

中國出口名牌

十月 11, 2008

衝擊防線

十月 11, 2008

又一次的在電視新聞裡面聽到這樣的描述:一群XXX在YYY請願,之後演變成警民衝突,示威者企圖衝破警方防線……配合著這一段描述的,是這樣的一個鏡頭,在警察的後面拍著,看見警察的螢光衣的背部,他她們按著鐵馬,然後人們要推開鐵馬,警察在守著防線。這是一個怎樣的鏡頭?明顯地,那是在警察後排拍的一個鏡頭,也就是電視新聞的觀眾所看到的,是從警察後排看的,一個警察的角度。當然,有時會從側面拍,然後就像在說自己是個旁觀的云云。

防線,是一個怎樣的概念?那pre-suppose了這裡有一條界,外來者不得闖進。Wait,如果鏡頭放在示威者的視點拍呢?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他她們要往前進,去某一個地方,而在通往這個地方的路上,被阻礙了,無論那是鐵馬或人鏈或what so ever──那不是防線,那是確確實實的障礙物,所以我要把它移開(警察拉人阻街,不也是照著這個邏輯嗎?)所謂的警民衝突,準確一點來說是:因為我要前進,但我的前進受到了連detour也不可能發生的阻礙,that I need to remove it, that I need to remove it,要推開這些鐵馬,甚至是不肯行開的警察,以去到我的目的地。防線不是防線,是個障礙物,那是根本不存在那裡的東西。

而問題是,當年年月月,重覆地看著那些站在警察後面影的鏡頭,人們對一切示威行動的理解會是這樣:推開障礙物–>衝擊防線;保護自己–>阻差辦公;使用恰當武力自衛–>襲警……我絕不否認0371是我的其中一個啟蒙點,但那不應被神聖為和平理性的終極,暴曬3小時都照企照曬;我在想,如果那時有一個人走前,說:我就是要向前行,警察行開唔好阻住我地向前行,香港的歷史或會因而改寫。

俄羅斯輪盤

八月 24, 2008

這是一個俄羅斯輪盤的年代
只要你走上街頭
只要你握緊拳頭
只要你舉起反抗的手
你便自動加入
這場俄羅斯輪盤的遊戲之中

這場遊戲不用子彈也不用鎗
不用輪盤也不用酒
高官和富豪在五星級酒店用餐
他們喝著免稅的高級紅酒
把玩桌上的土地契約
笑談一場俄羅斯輪盤
沒有人知道這場遊戲的規則
沒有人知道這場遊戲的處罰
沒有人知道這場遊戲何時終結

九年前一個笑匠說過
一支旗幟降下一支旗幟升起
一隊軍隊失業一隊軍隊進城
我們曾經以為
曾經反抗的老議員會被軍隊帶走
站在鎂光燈面前佯作譚嗣同
笑匠說我們怎會預料
甚麼事也沒有發生

笑匠不曾知道自己是個預言家
一隻又一隻的青蛙跳進了溫水
熱烈慶祝放煙火
一隻又一隻的青蛙圍著電視
看高官發表新年的講話
高官說我們的經濟好轉
高官說我們繁榮安定
高官說我們要拆掉無用的老街和碼頭紓解民困
青蛙換上紅衣
揮舞旗幟列隊迎接為溫水加熱的火炬

笑匠不曾知道自己是個預言家
九年過了
軍隊沒有帶走一個人
這些事都交給了警察
他們在街上
他們在商場
他們在人們的家裡
他們在一座被拆毀的碼頭
帶走走上街頭的人
帶走握緊拳頭的人
帶走舉起反抗的手的人
這些人沒有鎂光燈追蹤
這些人被稱為暴民
這些人被扔進法院丟進羈留所
如同被投進一場俄羅斯輪盤的遊戲之中

這是一個俄羅斯輪盤的年代
我要走上人民的街頭
我要握緊憤怒的拳頭
我要一同舉起反抗的手

二00八.七.十二深夜~十三凌晨

(刊於2008年8月24日《明報.周日的詩》)

還錢給移工

八月 1, 2008

這幾天的新聞,都彷彿為著政府暫停「外傭徵費」(sic.,俗稱「外傭稅」)兩年而鬧哄哄,甚至有僱主打算不如炒了個移工幫傭慳返筆。政府話咁做係為了紓解民困。等等,紓解民困?我們是否應該看看整個「外傭徵費」的歷史?當年政府推出「外傭徵費」時,要僱主每個月交$400,以「再培訓」本地勞工,但同時,移工幫傭的最低工資則由$3670減到$3270,即減了$400;換句話說,這$400其實不是僱主出的,而是在移工幫傭的口袋中壓榨出來的。隨著通脹,移工幫傭的最低工資是有所向上調整,現在是$3580的,但仍然比未徵收「外傭徵費」前的$3670為低,而這幾年香港一直有通脹,而這幾年港幣一直在貶值。舉例說,2004年暑假,我去菲律賓做NGO & Community Visit的時候,HK$1可以兌6.X甚至7披索,但係現在卻只有around 5.5披索。換句話說,移工幫傭實際所得減少並不止表面數字上的。

當說到暫停「外傭徵費」,如果不去理清這個歷史的話,是說不過去的。當很多個星期日,來自不同國家、地區,說不同語言的移工幫傭,都在爭取「加人工」,我們看得到嗎?不,我們看不到,電視新聞報紙新聞沒有報,於是我們當沒有事發生;於是,有僱主可以為了把那原本屬於移工幫傭的「外傭徵費」袋袋平安,炒人再請!仲介公司一邊話要搞到我今朝要來排簽證一邊騎騎笑,又可以兩邊都有錢收,僱主話我除笨有精,賺唔晒$9600,都袋返兩三千,最慘的係那些被提早解僱(可能再續約)的移工幫傭,無辜辜又要畀仲介吸血,嘔三個月人工請來當仲介。這些我們有看到嗎?我們看到了又是否當看不見?

是的,「外傭徵費」暫停兩年,政府話紓解民困喎,卻故意不去說出這$400是從移工幫傭口袋拿出。那些拿拿淋炒人的僱主,我真係唔知道點形容;如果有一日,他/她們的人工被減了$400給政府,有一日政府話唔再收$400,把那$400給了他/她們的僱主,他/她們會點樣想呢?好可惜,因為移工幫傭在這個社會沒有被界定為公民或人民,紓解民困變成唔關佢事。政府係要還錢,但還錯了對象,不過,在政府的眼中,移工幫傭不算民,於是繼續唔理。

網站不良訊息檢查系統

五月 9, 2008

有誰可以告訴我,這個網站不良信息檢查系統是kuso的, 還是認真的?呢個網站係咁的:第一排字寫著:「構建和諧社會,人人有責!全體站長動員起來!」,下面有張banner,「喜迎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然後你打入網址,就會check到你網站的「不良信息」。

姑且一試,本blog結果是: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独裁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打压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香港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当局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游行示威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警民冲突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ONS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迷药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性爱

香港大學結果是:

存在非法内容:165条记录共产党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产党
存在非法内容:12条记录反共
存在非法内容:273条记录中共
存在非法内容:8条记录洗脑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GCD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CCP
存在非法内容:16条记录暴政
存在非法内容:33条记录独裁
存在非法内容:10条记录中国必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夺权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自由亚洲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第三次世界大战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伪政府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独夫民贼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台湾国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共党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反对党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gongchandang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国统会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国统纲领
存在非法内容:51条记录台独
存在非法内容:16条记录中国人权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打压
存在非法内容:123条记录“台湾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12条记录香港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政府无能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一党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退党
存在非法内容:21条记录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迁都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同盟党
存在非法内容:549条记录当局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反党
存在非法内容:136条记录游行示威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罢课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罢市
存在非法内容:110条记录罢工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买断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造反
存在非法内容:43条记录艾滋病
存在非法内容:138条记录静坐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暴乱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群众冲击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武力镇压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官逼民反
存在非法内容:323条记录六四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18条记录暴行
存在非法内容:29条记录暴动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动乱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镇压学生
存在非法内容:41条记录赵紫阳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血染的风采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18年前
存在非法内容:8条记录“89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流血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8条记录tiananmen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学潮
存在非法内容:16条记录学生领袖
存在非法内容:323条记录六四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283条记录6.4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8964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八九六四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政治风波
存在非法内容:45条记录紫阳
存在非法内容:427条记录TAM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柴玲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吾尔开希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河殇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吾爾開希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flg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FL功
存在非法内容:11条记录法论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法轮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自焚
存在非法内容:24条记录邪教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falun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法伦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中功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大法弟子

更重要的,請看香港政府結果

存在非法内容:577条记录共产党
存在非法内容:30条记录产党
存在非法内容:42条记录反共
存在非法内容:约820条记录中共
存在非法内容:34条记录洗脑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GCD
存在非法内容:63条记录CCP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网特
存在非法内容:46条记录暴政
存在非法内容:235条记录独裁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中国必
存在非法内容:72条记录夺权
存在非法内容:11条记录美国之音
存在非法内容:11条记录自由亚洲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第三次世界大战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伪政府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伪大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台湾国
存在非法内容:21条记录共党
存在非法内容:187条记录反对党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上海帮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国统会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废统
存在非法内容:12条记录国统纲领
存在非法内容:231条记录台独
存在非法内容:41条记录中国人权
存在非法内容:282条记录打压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蒋公
存在非法内容:17条记录人权保护
存在非法内容:129条记录“台湾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上海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北京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126条记录香港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张志新
存在非法内容:51条记录反华
存在非法内容:15条记录政府无能
存在非法内容:43条记录一党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52条记录退党
存在非法内容:178条记录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32条记录迁都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联盟党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共匪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亡党
存在非法内容:约44,500条记录当局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反党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反社会主义
存在非法内容:162条记录游行示威
存在非法内容:36条记录罢课
存在非法内容:43条记录罢市
存在非法内容:约868条记录罢工
存在非法内容:10条记录买断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军转
存在非法内容:84条记录造反
存在非法内容:215条记录艾滋病
存在非法内容:153条记录静坐
存在非法内容:378条记录暴乱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警民冲突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暴力袭警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武力镇压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武装镇压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暴力执法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官逼民反
存在非法内容:141条记录六四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120条记录暴行
存在非法内容:约763条记录暴动
存在非法内容:360条记录动乱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镇压学生
存在非法内容:72条记录赵紫阳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血染的风采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18年前
存在非法内容:114条记录“89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21条记录流血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tiananmen
存在非法内容:11条记录学潮
存在非法内容:115条记录学生领袖
存在非法内容:141条记录六四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约1,400条记录6.4
存在非法内容:25条记录8964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八九六四
存在非法内容:42条记录政治风波
存在非法内容:79条记录紫阳
存在非法内容:约1,630条记录TAM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柴玲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吾尔开希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河殇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吾爾開希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发论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flg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法论
存在非法内容:79条记录法轮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9ping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李洪X
存在非法内容:62条记录自焚
存在非法内容:198条记录邪教
存在非法内容:22条记录falun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九评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法伦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DJY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轮功
存在非法内容:8条记录影子政府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大法弟子

真令人搞不清是真的在幫助國家機器,還是國家機器的惡搞,還是在惡搞國家機器

給孩子的一課最壞或最好的公民教育課

五月 2, 2008

今早出門,路過屋企樓下的幼稚園,望入去,師生(或許還包括家長)都穿上了紅衣;然後,在走向地鐵站途中,看見有人穿著「中國加油」的紅衣或貼著這樣的貼紙。不錯,早幾天政府和一些由社會菁英、所謂的「賢達」組成的所謂的「民間」、「社會各界」呼籲穿紅衣,以示支持北京奧運,中國加油。尤曾姓的政府高官再加把嘴,叫大家今日唔好晾衫出街,以show香港最靚(而唔係最〔接近〕真實)的一面給人家看,以免影響市容云云。點解「支持北京奧運」就要連上「中國加油」,或者兩者真正的關係、代表的意義,叫人穿紅衣的人無答過。然後公務員團體的上司要求下屬要貼上「中國加油」的sticker,贊助商、地鐵公司、社會菁英也要求自己的僱員和下屬貼上「中國加油」的sticker,學校叫學生著紅衫或者出來揮旗仔,甚至有學校收起全校的橙色帽--這樣就代表你/妳「愛國」、「支持北京奧運」、「中國加油」,而留意這三個詞彙總有意無意加上一個等號;以這樣「簡單」的方法代表或消費著愛國主義以致國族主義,而且不用或不容討論這種情緒背後的問題,真是給了孩子一課最壞的公民教育課。

這是給孩子的一課最壞的公民教育課。當穿上紅衣的家長帶著(不知道為甚麼自己會)穿著紅衣的孩子走在尖沙嘴或灣仔或任何一個奧運火炬傳遞會經過的地點,見到火炬手跑過,就吶喊「中國加油」或者「Beijing / China, Go Go Go」之類的口號。當有一個或多個穿著橙色或其他顏色的衣服的人站在紅潮當中,發出了不同的異議聲音,例如「Stop Killing in Darfur」、「Beijing Olympics, We are NOT ready!」、「Free Tibet」、或者「民主加油」、「人權加油」,即被人搶去或試圖搶去他/她們手上的banner或標語,被以最情緒化最國族主義的「問候」「你係唔係中國人」、「漢奸」、「traitor」或者「This is not your country!」,甚或被推撞被打;當支聯會經過半島酒店呼喊「民主加油」、「人權加油」、「平反六四」、「釋放胡佳」的時候,就被國族主義者回以「中國加油」或者罵為賣國賊之類的,而原本(可能)只是看熱鬧的迎火炬亦加以呼喊。你/妳知道嗎?你/妳在給你/妳的孩子在上一課最壞的公民教育課,你/妳在身教孩子,在國族的榮耀,國族的出頭天,在這「高興」的日子裡,一切異議聲音都不應該也不得出現,一有出現就得消滅。出頭天的心態,其實來於心中的自卑,而把所有的異議都打成(即幻想成)邪惡的他者,這個邪惡的他者以不同的名義出現,有時名為反華勢力有時名為漢奸賣國賊,然後你/妳自己就可以posit一個被迫害的正義者的態度出現,這種集體的自卑、出頭天的心態聚在一起,就以最自大的方式出現,所有異議聲音必須被消滅。當你/妳的出頭天心態遭受異議而要消滅異議時,你/妳說這是愛國,其實你/妳是教孩子做納粹黨,做法西斯主義者。

當然,那些揮著最大的國旗的人,在以吶喊中國加油罵人漢奸來回應所有異議聲音時,總會有現場的人不是這種亢奮狀態;會有人找著舉示威牌的人合照。當你/妳看到以國族的榮耀回應民主、人權的訴求時,你/妳不會加把口去附和國族主義者,而你/妳和孩子在看著,國族主義是如何的不容異議,不容民主,不容人權,這可能是最好的一課公民教育課,讓孩子好好警惕,國族主義,或以族群民族主義的變裝出現的,是多麼的危險,多麼的不包容。你/妳願意以這眼前的一切,去教孩子,甚麼叫「雖然我不同意你/妳的觀點,但我會誓死捍衛你/妳表達意見的權利」(當然不包括racist, sexist and fascist這些非常不包容兼暴力兼排他的言論)嗎?如果你/妳願意,眼前這個類法西斯的國族主義場面,將會是給孩子的一課的最好公民教育課。

我走在尖沙嘴的街頭,我看見在紅潮下總是有一批又一批的人穿著Coca Cola的紅衣,或者Samsung的T-shirt,戴著Coca-Cola或Samsung或任何一個贊助商提供的cap帽,打著這些贊助商的棒棒;甚至在新聞裡看見有學生被動員去「支持奧運」是要被指定大喊贊助商的名字。這一切一切,我深信,這是給孩子上了一課最好最好的公民教育課,讓他/她們親眼看到國族和資本是如何處於一種共謀的關係(如果不是共犯結構的話),讓孩子親眼看到奧運如何離不開國族和資本,或者說國族和資本是如何無孔不入。

這究竟會是給孩子的一課最壞還是最好的公民教育課,也就真的在考驗著你/妳,尤其是作為老師或者家長的讀者。你/妳們希望孩子成為國族主義者(如果不是憤青的話)還是具批判思考,也就真的在看你/妳在怎樣給孩子上一課公民教育課。不幸的是,我們的政府、社會菁英和所謂的「賢達」,都在給孩子上一課最壞的公民教育課,卻口裡在說給孩子上了一課最好的公民/國民教育課。

延伸閱讀:

李智良的整理:Whatever that is called the Olympics

熊一豆:捉蟲(3)—理性

Kursk老師的:與學生上一次「紅橙」通識

Johncoal老師的:你今日紅色黑色定橙色?

小奧私陸:我們不要紅衛兵

李智良:赤色人寰

梁文道:如果你愛國,你會做出這樣的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