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抄書/轉載’ Category

全心全意愛你(吳志寧)

十一月 15, 2008

轉載自:荒蕪別坵穡

〈全心全意愛你〉 / 吳志寧 (原詩 : 制止他們 / 吳晟)

你不過是廣大的世界中小小的一個島嶼
Lí chí-sī tuā-tuā ê sè-kài tiong, sió-sió tsit8-ê ê tó-sū,
在你懷中長大的我們,從未忘記
Ti7 lí huâi-tiong tuā-hàn ê gún, m7-bat pàng buē-kì,
我要用全部的力氣唱出對你的深情
Gún beh iong tsuân-pōu ê khuì-lat8, tshiùnn tshut tuì lí ê tshim-tsîng,
歌聲中,不只是真心的讚美
Kua-siann tiong, m7-tsí-sī tsin-sim ê o-ló,
也有感謝和依戀 疼惜與憂煩
Iā ū kám-siā kap i-luân, thiànn-thāng kap iu-huân.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Gún tsuân-sim tsuân-ì ê ài lí,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Tshin-tshiunn ài ka-kī ê bú-tshin,
並非你的土地特別芬芳
M7-sī lí ê thóo-tē tiat-piat phang,
只因你的懷抱這麼溫暖
In-uī lí ê huâi-pho hiah-nih-á un-luán.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Gún tsuân-sim tsuân-ì ê ài lí,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Tshin-tshiunn ài ka-kī ê bú-tshin,
並非你的物產特別豐饒
M7-sī lí ê but8-sán tiat-piat hong-hù,
只因你用艱苦的乳汁
In-uī lí iōng kan-khóo ê ling,
養育了我們
Tshī tuā liáu gún.

你不過是廣大的世界中小小的一個島嶼
Lí chí-sī tuā-tuā ê sè-kài tiong, sió-sió tsit8-ê ê tó-sū,
在你懷中長大的我們,從未忘記
Ti7 lí huâi-tiong tuā-hàn ê gún, m7-bat pàng buē-kì,
我要用全部的力氣唱出對你的深情
Gún beh iong tsuân-pōu ê khuì-lat8, tshiùnn tshut tuì lí ê tshim-tsîng,
歌聲中,不只是真心的讚美
Kua-siann tiong, m7-tsí-sī tsin-sim ê o-ló,
也有感謝和依戀 疼惜與憂煩
Iā ū kám-siā kap i-luân, thiànn-thāng kap iu-huân.

================================

〈制止他們〉(1981年) ◎吳晟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並非你的土地特別芬芳
只因你的懷抱這樣溫暖
並非你的物產特別豐饒
只因你用艱苦的乳汁
養育了我們
一批一批沖湧而來的波浪
紛紛讚嘆你是美麗之島
在你懷中長大的我們
也用全部的肺腑
唱出對你的深情
歌聲中,不只是虔誠的禮讚
也有我們深深的感激和依戀
還有我們深深的創痛和憂心
誰願意母親遭受傷害
誰願意母親受到踐踏
曾經被離棄,曾經受盡欺凌
你的斑斑創痕
曾使我們的眼眶飽含淚水
而你寬厚的本性
一一撫平了每一道傷口
徒然添增惆悵的哀歌
我們不再唱
我們不再為你坎坷的昔日而悲嘆
但你或將面臨的災難
我們不能不焦慮
那麼多不肖的子孫和過客
只顧攫取私利
不惜瘦了你、病了你
我們怎能不痛心
山林,是你的骨骼
卻有人不斷揮舞巨斧、濫加砍伐
逐漸逐漸癱瘓了你
含有大量毒素的污水和廢氣
毫無顧忌的排放、不受管制
窒礙了你的呼吸
肆意污染每一條河川
肆意毀損每一片大地
那是你的血脈和肌膚呀
他們難道不知道
這將嚴重威脅你的健康嗎
繁榮啊,急速的繁榮啊
所有的傳播工具
都這麼自信地誇耀、興奮地頌揚
然而,繁榮就是一切嗎
繁榮的背後,隱藏著多大災害
不必探究嗎
誰也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
散播陶醉的迷霧
挫傷,可以用你教導我們的堅強療養
窮困,可以用你教導我們的勤勉克服
屈辱,可以用你教導我們的厚道原諒
我們本就需求不多
我們本就不習慣嚷嚷
那麼多不肖的子孫和過客
卻一再危害你的健康
又撒盡謊言掩蓋
我們還能漠視、還能不說話嗎
唏噓安慰不了你的憂愁
皺眉挽救不了你的苦痛
若是你的骨骼、你的血脈、你的肌膚
一再遭受破壞
你還能稱為美麗之島嗎
制止他們阿、制止他們
用我們嚴肅的聲音
用我們不容曲解、不容敷衍的聲音
制止他們再傷害你、再蹧蹋你
是的,你不過是廣大的世界中
小小的一個島嶼
在你懷中長大的我們,從未忘記
再美好的家園,不盡心維護
轉眼將成廢墟
不能維護你免於任何災難
我們的子孫,將如何安身立命
我們還有甚麼依靠
足以展望更長遠更遼闊的未來
你是以多麼慈愛的胸懷
呵護著我們
我們應以加倍的感念回報你
制止他們阿、制止他們
用我們嚴肅的聲音
用我們不容曲解、不容敷衍的聲音
制止他們繼續摧殘你

廣告

[推薦]深水埗民間規劃方案

三月 31, 2008

深水埗重建關注組方案:

一)規劃方案之原則及實踐方針:

1) 以人為本、可持續發展的原則:以《市區重建策略》中「以人為本」的原則,希望不破壞我們原有街坊的生活質素為最大原則。可持續發展,顧名思義,就是在社區原有的優點,人們原有的生活的優點,應予以保留,再在好的環節上面,再加以發展,至於一些需要改善的東西,則予以改善──這樣才是「可持續」。近年的社會發展已展示了推土式發展的盲目與危險,我們希望房協和發展局可以以史為鑑,真正以可持續發展的原則去發展我們這個社區。

2) 多贏、可行的原則:以 《市區重建策略》中「以人為本」的原則,希望不破壞我們原有街坊的生活質素,同時又讓社區有更新的機會,亦讓房協在此中可以有收益,更連地產商亦可以得 益。故此,我們選擇了盡量將參與這個留低方案的舖戶,盡量組合在一起,以方便重建地盤中其他樓宇的拆遷工程,亦令到不用清拆的幾個號碼的地積比率可以轉移 到地盤內新建的樓宇中。同時,我們提議的方案在時間上是最快可以留人又開展到重建的方法,各街坊也情願留在社區,以一呎換一呎的的舖換舖方法,放棄賠償,希望通過街坊的讓步,可以令多方達致多贏的結果。

3) 公平原則:我們想有個公平原則,意思是希望我們由原舖搬到新地點的方,並非籍此希望獲得比以前更優厚或更差的生活條件,而是希望同時保留舊樓與地下舖面,因為留在舊樓,我們才有能力負擔,不需要房協或政府提出任何另外的金錢優惠。

雖然關注組邀請了學者與專業人士為本方案提供協助和給予意見,但限於資源的問題,加上方案只牽涉重建地盤內極小部份的地方,方案提出的方法亦相當簡單,故,本方案只會提出一個基本可行的方向,至於細節部份,則希望留下討論的空間,與相關的政府部門商討。

)規劃方案之實踐方式:

)空間──搬遷方式:

我們將很想留在原區、不想接受賠償搬遷的街坊分為三大類,並進行原地保留或搬遷︰

1)三間車房及一間閣樓舖──保留福榮街502B-504B讓其遷入:這包括哨牙林補車(現址興華街5號)、金泰汽車(現址興華街11號)及大眾膠輪(現址元州街422號),他們需要一些可以泊車的街道,青山道這種旺街,反而不適合他們,所以他們之前一直在元州街、興華街及福榮街。地圖中可見,K22這個形狀,我們保留福榮街中間的一段(502B-504B),不會太影響地盤,因此便認為應搬三個車房連閣樓進去。

新忠花店的閣樓舖也會搬到這個地方,至於是否地舖,基於公平原則,它可以是,也可以不是,端看商討結果。

現時許多新樓都不願租給車房或其他有工場的行業,所以他們很難找到新樓繼續經營,而舊樓則愈拆愈少,所以他們很難找到店舖。當中哨牙林補車軚的舖面是兩面單邊,兩面皆可泊車,現在難尋;金泰則前舖後居,他亦難以在現存地方中找到前舖後居的單位。大眾膠輪則擁有1050呎地舖加1050呎 閣樓,再加一個樓梯底舖,當中空位可放三台私家車,再加數輛電單車,舖位樓高可以容許周先生在天花制架存貨。閣樓則是貨倉,可儲放大量存貨、單據文件,另 後巷及前街可暫放器材工具、門前馬路可以停泊兩排車。如果要這三間車房將舖面、貨倉、生活空間拆開來,他們將要有更多員工才能成事,因為當倉、車房分別位 於不同地方,零件搬運等事皆需找人特地遠道往還。這樣除了一方面成本增加,另一方面費時失事,同時,亦有部份車房不可能再負擔增加員工的開支而無法營業。

其實興華街轉角、元州街一帶車多人忙,實為旺地,他們搬往福榮街,其實已經較舊有舗位的條件差了一點,唯他們需找尋適合經營及大小合用之單位,亦需門前可停泊車輛。故他們亦肯搬往福榮街502B-504B的地段。

2) 檔仔──將青山道410號地舖拆成四個小舖遷入四個檔仔:

比如友聯電器(原址青山道389D2號地舖連閣樓及後巷工場)、菜檔(原址青山道389號地下C舖連閣樓)、潘拾園藝(原址興華街23號後樓梯舖),以及朱記報紙檔(現址青山道404號樓梯底街檔),我們都將之歸為「檔仔」類。它們都是小舖,我們會拿現存「新德記」(青山道410號地舖)的那個面向昌華街的舖位,拆成四個小舖予他們遷進。他們之前在昌華街及青山道,都是很旺的地段,如果搬遷,他們很難全都面向青山道,唯有「蝕底」一點,選擇靠近青山道,面向昌華街。

關於「檔仔」,一來他們有些已經不用再交租,另一些就算要租也只是二三千元,他們只能夠在低廉租金下才能維持生活及生意。他們現在找到的舖位最便宜也超過9000元, 而且是在樓價未升之前,所以他們現在很難找到適合舖位。如果他們要搬,即使有大舖亦無用,他們有些只需幾十呎地方,有大舖的話他們既要捱貴租,亦用不了那麼多地方,但本區最小的舖位也百多呎,他們得物無所用,所以最適合他們的就是租金便宜的小單位,故此他們選擇了面向昌華街的分割舖位。

其實,這對幾個做生意的檔口來說犧牲也頗大。朱記報紙檔的舖位本來面向青山道,而且是雙數號碼有巴士站那一邊,人流很好,在方案中卻縮在昌華街。另外菜檔和電器檔本來向著興華街,也是人流很旺,現轉去人流相對少的昌華街,也要做出適量犧牲。不過,為了保存其客戶和社區網絡,他們也願意作出這個犧牲。

另外,菜檔、電器檔、報紙檔,都只是街坊生意,他們主要服務在附近上班、工作及居住的居民,朱小姐舖位的客人多是的士司機、保安 員等,黎生客路是舊區居民及天台戶,菜檔主顧則是樓上樓下的居民,所以留在這區當中變得十分重要。如果他們要找新舖位,可能需要離開這區,到時可能不比這區旺,而且租金只會更貴,亦失卻了本區的網絡、元州和蘇屋邨的街坊客。

潘拾園藝方面,他只需擺放工具,但再高就走不了,因為他最長的工具有11呎, 擔心走太長的樓梯會平衡不了,會出意外。他以往只找地舖的後梯,他不用走樓梯,如今很多舊樓已被清拆,所以這亦是他難以再找到同類地方的原因。潘伯亦曾試過找工廠大廈,唯因年紀老邁,加上患有心臟病,有時工具太重會負荷不了。

3)青山道的大舖──保留青山道404-408號讓其遷入,當中一間原址保留:

這有現址406號的蘇記茶莊、395號的富貴城遊戲機中心

蘇記茶莊只想原位保留,此亦為已仙遊的創業者蘇 老先生所願。青山道對面,即「單數」那邊,有一間富貴城遊戲機中心,此遊戲機中心亦 會搬到青山道昌華街那邊,以盡量將舖位組合在一起為原則,盡量不影響拆遷工程。

蘇記茶莊,他最想就是原地保留,一來是因為蘇老先生的遺願,另亦因當地樓底高,很通爽,適合保存茶葉,而昌華街入青山道的轉角位置亦人流十分旺。青山道有分單數則及雙數則,雙數則是巴士站的集中地,亦是舖價最高的地方,在巴士站後面,容易招徠街客,蘇屋街坊亦會來買茶,而搬走了或已移民的客人亦會憑卡片找來,他們怕搬走後會失卻廿多年來的老顧客,所以他們想留在這條街。

不過遊戲機中心的牌照有需要政府的特別照顧──由於現時法例對遊戲機中心的規管,執業許可牌照是跟地址的,而牌照之批出與否,則視乎附近有沒有學校、另一間遊戲機中心等,因此,是十分難找到新舖,而且一搬舖位,所有東西及申請程序都要從新再來。

4)社區用途──青山道404410號及福榮街502B-504B的樓上住宅空間:

整楝樓會保存,樓下地舖會如上述讓想留下的商戶集中,而樓上就會空置出來,我們建議可用作社區用途:

l 新移民婦女及東南亞新移民支援中心:據參與方案的街坊平日觀察所知,深水埗重建區及周邊一帶,因多租便宜的住宅,故多有新移民婦女,很需要支援服務和托兒中心;

l 公共使用的社區中心:在K20-K23這一帶,雖然有社會服務,卻沒有社區中心,就近一間也要到屋邨範圍,但其實在公屋邨裡的社區中心,也無辦法再容納對舊區這邊的支援,而對街坊而言也稍嫌遠,故,建議可以在樓上設置讓街坊有閑暇活動的社區中心,可以由非牟利機構來營運;

l 駐場藝術家:近年已有不少本地藝術家認識到舊區的美和意義,也樂於以舊區做創作題材,重建區的街坊就曾與許多藝術家合作。建議可以公開招標的形式,招請駐場藝術家,如此也為將來的新社區生色不少;

以上幾點是由街坊的生活觀察所得出的建議,當然亦不排除有其他的社區需要,可以透過簡單復修樓上的單位而再利用。

乙)時間──分期搬遷清拆方案

這個分期搬遷清拆方案是可以達致既留人,又可以在最快的時間內開展到重建工作的方案,最快可以在一年內,街坊搬遷妥當,而地盤內需要清拆的樓宇又可以開展清拆工作:

1) 集中在福榮街的三間車房及一間閣樓舖:

 由於這幾間舖都是搬去福榮街502B-504B,而三間車房都分別有閣仔和閣樓,建議可先清拆福榮街502B-504B的三樓至六樓,留下地舖和二樓,讓三間車房和一間閣樓舖搬入。

 預計這種清拆只需要數個月時間,搬遷只需數個星期,而搬遷一完成,旁邊的樓宇就可開展清拆重建。同時,福榮街502B-504B的地積比率又可轉移給旁邊樓宇,對發展商亦有利。

2) 集中在青山道的大舖和檔仔:

這些店舖分佈在K20K21K23的重建地盤內,而在我們的方案中,他們全都會集中在青山道404-410號的地舖。最快的方法,就是在清拆福榮街502B-504B的三樓至六樓的同時,所有店舖先行搬遷集中到該處。其實,部份商戶如蘇記茶莊其實不用移動,這個搬遷只需時一個月便可以處理妥當。

 因此,計劃開展一個月後,本來在K21K23重建地盤內的想留低的商戶的店舖,就會可以騰空本來的空間。換句話說,此計劃開始一個月後,K21K23的重建地盤內所有樓宇,就可以開始清拆。

丙)財政──多贏方案

這個方案將不會影響重建地盤中其他樓宇的建造樓層,甚至可將保留的建築物的地積比率轉移給旁邊的樓宇,對房協及發展商可以在重建項目中所獲的資金,幾可以說沒有影響。同時,為留在這社區中生活,參與規劃的街坊都願意放棄賠償,以舖換舖的方法,希望令多方都享有多贏的結果。

方案及研究全文,歡迎用力轉貼

醫療融資當前,讀《發明疾病的人》

三月 14, 2008

不!我不相信這是巧合。當幾個小朋友突然去世,陸續有學校因流感恐慌停課,城市不知怎的招魂了沙士時期的恐懼/失控的時候,政府突然公佈「醫療融資」的方案,以「諮詢」「市民」的意見。醫療融資是甚麼?就是政府縮沙,把醫療福利這個原本應該由政府負責的範疇,進行私營化,叫大家去買保險,推市民落私營醫療體制。無錯,講得直接一點,其實就是社會福利私營化、公營服務私營化的neoliberalism又一例子(對上一個是把鐵路私營化的「兩鐵合併」)。

唔講咁多,抄書,抄自德國醫藥記者Jörg Blech的《發明疾病的人》Die Krankheitserfinder 的華文譯本,張志成譯,台北:左岸文化,2004):

疾病發明出來以後,要先被公眾意識接受,病患和醫療保險公司才會心甘情願掏錢給相關藥物和療法。一直以來,所有健保改革一再錯過掃除發明疾病的機會,使疾病發明家在合法保障下榨取社會保險。但是連自費者也輕信那一套,全沒站出來制止。

由於德國健保制度採取互助原則,所以任何人到須納保。每個德國居民,從嬰兒到老人,每天要繳七塊多歐元給健保體系。健保支出在一九九二年為一千六百三十二億歐元;二00一年達到新高,為兩千兩百五十九億歐元──相當於國民生產毛額的百分之十點九。

藥品支出尤其暴漲:德國二000年藥品支出增加到三百二十四億歐元,首度超越醫生醫療開支 。OECD(經濟合作發展組織,成員是全世界最富裕的三十個國家)會員國的公眾藥物支出,在經濟總額中所占比例從一九七0年的百分之零點四增加到一九九六年的百分之零點七。這個數字看起來渺小,背後可藏著傲人的成長:比平均經濟成長率多了一點五個百分點。

藥商因此愈來愈龐大,愈來愈有錢 。若以總市值衡量,大藥廠簡直富可敵國。輝瑞藥廠名列全球第十七,贏過一千三百萬人的瑞典(第十九位)和新加坡(第三十九位)。

英國紐菲爾德生物倫理委員會(Nuffield Council on Bioethics,由十五位哲學家、醫生和科學家組成的精英團體)認為我們生命的醫療化已成了超級趨勢。在一份二00二年出版的報告中,這個國際矚目的智庫預言:「其中一個問題在於診斷行為被擴張的這個趨勢,換句話說,疾病已被擴大定義,愈來愈多個體陷入診斷大網。」這群有先見之明的英國人認為,追求獲利是其中的動力。「若有藥物針對某一特徵發展出來,該特徵就可能被視為疾病,或被當成需要治療和改變的東西。」           (頁41-43)

我們的生活廣泛醫療化,嚴重導致醫療體系財政愈見吃緊。德國的法定健保支出年年攀上新高,從一九九一年九百七十六億歐元增加到二00二年達一千四百二十六億歐元。光德國就有四百一十萬人左右從健保體系賺錢,換句話說,這些人靠其他人生病或覺得生病來過活。

美國專家琳.佩爾估計,假如我們社會的疾病數量「有止境」的話,醫療業的競爭將帶來便宜且優質的醫藥。「但因疾病奠基於模糊的、政治的概念,所以供應商基本上可藉由擴大疾病定義來自行創造需求。」目前我們仔細觀察的健保體系洗劫案就是其後果。

倘若健康的人爭奪真正病人的資源,講求互助的健保體系將陷入危險。開荷爾蒙給因停經期而成為病人的婦女,每年約花費德國健保體系五億歐元。真正花錢的是降膽固醇的施德丁類藥物,有人說它是能普遍降低心血管疾病風險的特效藥,歐洲心臟科醫師學會就呼籲廣開該藥。若真的實施該學會的心臟保險計畫,依現行市價計算,每年所需的施德丁藥物共計一百九十億歐元,將近占德國藥物預算(二00二年為三百二十四億歐元)的三分之二。

然而按照德國健保體系的基本邏輯,財務不是用來獨惠百分之二十的病患,也不是要嘉惠百分之八十的「健康病人」。白白花在非必要醫療的每一分錢,若用來投資別的該有多好,例如治療重症病患或改善醫院的工作條件。把醫療資源濫用在富裕民眾身上真令人慚愧,想想看,若把這些錢拿去開發中國家,改善衛生措施、取得乾淨飲水、疫苗接種,能救多少人啊!                     (頁208-210)

延伸閱讀:

香港電台《鏗鏘集》:「自身難保 」──探討香港現行醫療保險的問題,結語更質疑醫療融資把人推向這個有問題的制度是否恰當(對不起,只找到介紹,找不到那段片,好像圖書館會有)

李智良:〈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