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莓學運不曾發生

十一月 15, 2008

這幾天在網上都在看台灣的野草莓學運。是的,我們這些總(誤)以為可以滑鼠鍵盤搞社運的人,總是在電腦熒幕前click click click,然後聯署遠方的朋友寄來的聯署。最初是在anarch的blog看到的,然後跟著他的blog,連去其他人處,而且也在等待等待等待:為甚麼台社還不發聲明?噢,他她們終於發了聲明。是的,網上有直播,那天我和運動中的朋友講起,其實我地都需要學呢個technique。我的老師說她唸大學時,(據說)蹺課飛去台灣,去中正廟看示威;到我們這一代,我們這些總(誤)以為可以滑鼠鍵盤搞社運的人,坐在香港的電腦熒幕前,按鍵按鍵和按鍵。

不過幸好有電腦直播,因為香港的電子媒體,對於野草莓學運的報導近乎絕跡,野草莓學運不曾發生(不,不要誤以為我是Baudrillard);他她們更有興趣於2630早午晚餐有咩餸,佢又有無食、咸家富貴的咸家鏟了沒有。這件事要怎樣理解呢?除了juicy,除了因為這是政治人物的「大」新聞,正如我地反公安法除非同警察上演「動作片」除非畀人扑濕除非畀人拉,如果唔係無人報,係唔係應該還有something more呢?

或者我地需要回帶,重新articulate香港係點樣理解台灣的。可能有人話我會過於武斷,但我都要這樣說,香港主流是以為國民黨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就是台灣的norm。由1950年代開始,其實一直有兩股中國國族主義的力量影響著香港,一邊是親中國共產黨(所謂的「左派」或「親中」),一邊是親中國國民黨(即「右派」,而在香港又被叫作「親台團體」)。這些「親台團體」其實正確來說是親國民黨團體或香港泛藍團體(如果不是「深藍」的話)。我不知道我的台灣朋友,知道香港有個「蔣公中正香港協會」被稱為「親台團體」,會有甚麼感覺?

因為已assume了這是一個norm,也就是很多事是不存在大家的understanding裡的,例如,當年的民進黨,台灣社會反抗國民黨的威權統治等等。如果國民黨執政被定義被理解為台灣的norm,非國民黨/藍營執政就是abnormal,本土意識就是abnormal。我有懷疑過,普遍香港社會對於台灣本土意識的發展,是否就是簡化為民進黨式的台獨或深綠的台獨呢?而中間可以跳過排他以外的本土,進步的本土?是的,或者亦由於國民黨執政被定義為norm,甚或是凝固在當年當刻,於是甚至會有人誤以為那些親黨國體制的作家「就等於」那個generation的台灣作家(的全部)?

如果在這個邏輯下理解,則知道其實發生咩事了。在這個norm的理解,馬英九當選總統,不是被理解為二度政黨輪替,而是被理解為把abnormal的事tune回正軌。Therefore,當陳雲林訪台,你和我都會expect了會有大規模的示威,正如美國國務卿去伊拉克,無示威就奇;然後,一切類戒嚴式的執法過當,使你我都囧的時候,take國民黨執政as a norm的電視台好像完全不當作一回事,是故我們一路聽主播哥哥或者主播姐姐一路講話咩警察驅散「綠營」示威者咩「低度武力」時,那個鏡頭卻是看見8個警察盾牌毆打一個示威者的胸口。

其實我們的新聞唔係concern咸家富貴的人,貪污了多少?他她們真的係比較關心,人地幾時咸家鏟。至於野草莓學運,因為係反集遊化,因為(希望)係不分藍綠,因為唔係「動作片」,他她們覺得this should not be a part of that norm as well as the total opposite,於是隻字不提,even修改/廢除集遊法比看人咸家鏟對民主化更重要。於是上去討論區,大家還在談論2630有無食野,咸家富貴幾時咸家鏟;野草莓學運不曾發生。

延伸:

單向街–1106註記

anarch: 我們堅持:就是要為你們稱為暴民的人說話 野草莓:野莓之歌與相關連結(持續更新)

廣告

全心全意愛你(吳志寧)

十一月 15, 2008

轉載自:荒蕪別坵穡

〈全心全意愛你〉 / 吳志寧 (原詩 : 制止他們 / 吳晟)

你不過是廣大的世界中小小的一個島嶼
Lí chí-sī tuā-tuā ê sè-kài tiong, sió-sió tsit8-ê ê tó-sū,
在你懷中長大的我們,從未忘記
Ti7 lí huâi-tiong tuā-hàn ê gún, m7-bat pàng buē-kì,
我要用全部的力氣唱出對你的深情
Gún beh iong tsuân-pōu ê khuì-lat8, tshiùnn tshut tuì lí ê tshim-tsîng,
歌聲中,不只是真心的讚美
Kua-siann tiong, m7-tsí-sī tsin-sim ê o-ló,
也有感謝和依戀 疼惜與憂煩
Iā ū kám-siā kap i-luân, thiànn-thāng kap iu-huân.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Gún tsuân-sim tsuân-ì ê ài lí,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Tshin-tshiunn ài ka-kī ê bú-tshin,
並非你的土地特別芬芳
M7-sī lí ê thóo-tē tiat-piat phang,
只因你的懷抱這麼溫暖
In-uī lí ê huâi-pho hiah-nih-á un-luán.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Gún tsuân-sim tsuân-ì ê ài lí,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Tshin-tshiunn ài ka-kī ê bú-tshin,
並非你的物產特別豐饒
M7-sī lí ê but8-sán tiat-piat hong-hù,
只因你用艱苦的乳汁
In-uī lí iōng kan-khóo ê ling,
養育了我們
Tshī tuā liáu gún.

你不過是廣大的世界中小小的一個島嶼
Lí chí-sī tuā-tuā ê sè-kài tiong, sió-sió tsit8-ê ê tó-sū,
在你懷中長大的我們,從未忘記
Ti7 lí huâi-tiong tuā-hàn ê gún, m7-bat pàng buē-kì,
我要用全部的力氣唱出對你的深情
Gún beh iong tsuân-pōu ê khuì-lat8, tshiùnn tshut tuì lí ê tshim-tsîng,
歌聲中,不只是真心的讚美
Kua-siann tiong, m7-tsí-sī tsin-sim ê o-ló,
也有感謝和依戀 疼惜與憂煩
Iā ū kám-siā kap i-luân, thiànn-thāng kap iu-huân.

================================

〈制止他們〉(1981年) ◎吳晟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並非你的土地特別芬芳
只因你的懷抱這樣溫暖
並非你的物產特別豐饒
只因你用艱苦的乳汁
養育了我們
一批一批沖湧而來的波浪
紛紛讚嘆你是美麗之島
在你懷中長大的我們
也用全部的肺腑
唱出對你的深情
歌聲中,不只是虔誠的禮讚
也有我們深深的感激和依戀
還有我們深深的創痛和憂心
誰願意母親遭受傷害
誰願意母親受到踐踏
曾經被離棄,曾經受盡欺凌
你的斑斑創痕
曾使我們的眼眶飽含淚水
而你寬厚的本性
一一撫平了每一道傷口
徒然添增惆悵的哀歌
我們不再唱
我們不再為你坎坷的昔日而悲嘆
但你或將面臨的災難
我們不能不焦慮
那麼多不肖的子孫和過客
只顧攫取私利
不惜瘦了你、病了你
我們怎能不痛心
山林,是你的骨骼
卻有人不斷揮舞巨斧、濫加砍伐
逐漸逐漸癱瘓了你
含有大量毒素的污水和廢氣
毫無顧忌的排放、不受管制
窒礙了你的呼吸
肆意污染每一條河川
肆意毀損每一片大地
那是你的血脈和肌膚呀
他們難道不知道
這將嚴重威脅你的健康嗎
繁榮啊,急速的繁榮啊
所有的傳播工具
都這麼自信地誇耀、興奮地頌揚
然而,繁榮就是一切嗎
繁榮的背後,隱藏著多大災害
不必探究嗎
誰也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
散播陶醉的迷霧
挫傷,可以用你教導我們的堅強療養
窮困,可以用你教導我們的勤勉克服
屈辱,可以用你教導我們的厚道原諒
我們本就需求不多
我們本就不習慣嚷嚷
那麼多不肖的子孫和過客
卻一再危害你的健康
又撒盡謊言掩蓋
我們還能漠視、還能不說話嗎
唏噓安慰不了你的憂愁
皺眉挽救不了你的苦痛
若是你的骨骼、你的血脈、你的肌膚
一再遭受破壞
你還能稱為美麗之島嗎
制止他們阿、制止他們
用我們嚴肅的聲音
用我們不容曲解、不容敷衍的聲音
制止他們再傷害你、再蹧蹋你
是的,你不過是廣大的世界中
小小的一個島嶼
在你懷中長大的我們,從未忘記
再美好的家園,不盡心維護
轉眼將成廢墟
不能維護你免於任何災難
我們的子孫,將如何安身立命
我們還有甚麼依靠
足以展望更長遠更遼闊的未來
你是以多麼慈愛的胸懷
呵護著我們
我們應以加倍的感念回報你
制止他們阿、制止他們
用我們嚴肅的聲音
用我們不容曲解、不容敷衍的聲音
制止他們繼續摧殘你

中國出口名牌

十月 11, 2008

衝擊防線

十月 11, 2008

又一次的在電視新聞裡面聽到這樣的描述:一群XXX在YYY請願,之後演變成警民衝突,示威者企圖衝破警方防線……配合著這一段描述的,是這樣的一個鏡頭,在警察的後面拍著,看見警察的螢光衣的背部,他她們按著鐵馬,然後人們要推開鐵馬,警察在守著防線。這是一個怎樣的鏡頭?明顯地,那是在警察後排拍的一個鏡頭,也就是電視新聞的觀眾所看到的,是從警察後排看的,一個警察的角度。當然,有時會從側面拍,然後就像在說自己是個旁觀的云云。

防線,是一個怎樣的概念?那pre-suppose了這裡有一條界,外來者不得闖進。Wait,如果鏡頭放在示威者的視點拍呢?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他她們要往前進,去某一個地方,而在通往這個地方的路上,被阻礙了,無論那是鐵馬或人鏈或what so ever──那不是防線,那是確確實實的障礙物,所以我要把它移開(警察拉人阻街,不也是照著這個邏輯嗎?)所謂的警民衝突,準確一點來說是:因為我要前進,但我的前進受到了連detour也不可能發生的阻礙,that I need to remove it, that I need to remove it,要推開這些鐵馬,甚至是不肯行開的警察,以去到我的目的地。防線不是防線,是個障礙物,那是根本不存在那裡的東西。

而問題是,當年年月月,重覆地看著那些站在警察後面影的鏡頭,人們對一切示威行動的理解會是這樣:推開障礙物–>衝擊防線;保護自己–>阻差辦公;使用恰當武力自衛–>襲警……我絕不否認0371是我的其中一個啟蒙點,但那不應被神聖為和平理性的終極,暴曬3小時都照企照曬;我在想,如果那時有一個人走前,說:我就是要向前行,警察行開唔好阻住我地向前行,香港的歷史或會因而改寫。

俄羅斯輪盤

八月 24, 2008

這是一個俄羅斯輪盤的年代
只要你走上街頭
只要你握緊拳頭
只要你舉起反抗的手
你便自動加入
這場俄羅斯輪盤的遊戲之中

這場遊戲不用子彈也不用鎗
不用輪盤也不用酒
高官和富豪在五星級酒店用餐
他們喝著免稅的高級紅酒
把玩桌上的土地契約
笑談一場俄羅斯輪盤
沒有人知道這場遊戲的規則
沒有人知道這場遊戲的處罰
沒有人知道這場遊戲何時終結

九年前一個笑匠說過
一支旗幟降下一支旗幟升起
一隊軍隊失業一隊軍隊進城
我們曾經以為
曾經反抗的老議員會被軍隊帶走
站在鎂光燈面前佯作譚嗣同
笑匠說我們怎會預料
甚麼事也沒有發生

笑匠不曾知道自己是個預言家
一隻又一隻的青蛙跳進了溫水
熱烈慶祝放煙火
一隻又一隻的青蛙圍著電視
看高官發表新年的講話
高官說我們的經濟好轉
高官說我們繁榮安定
高官說我們要拆掉無用的老街和碼頭紓解民困
青蛙換上紅衣
揮舞旗幟列隊迎接為溫水加熱的火炬

笑匠不曾知道自己是個預言家
九年過了
軍隊沒有帶走一個人
這些事都交給了警察
他們在街上
他們在商場
他們在人們的家裡
他們在一座被拆毀的碼頭
帶走走上街頭的人
帶走握緊拳頭的人
帶走舉起反抗的手的人
這些人沒有鎂光燈追蹤
這些人被稱為暴民
這些人被扔進法院丟進羈留所
如同被投進一場俄羅斯輪盤的遊戲之中

這是一個俄羅斯輪盤的年代
我要走上人民的街頭
我要握緊憤怒的拳頭
我要一同舉起反抗的手

二00八.七.十二深夜~十三凌晨

(刊於2008年8月24日《明報.周日的詩》)

還錢給移工

八月 1, 2008

這幾天的新聞,都彷彿為著政府暫停「外傭徵費」(sic.,俗稱「外傭稅」)兩年而鬧哄哄,甚至有僱主打算不如炒了個移工幫傭慳返筆。政府話咁做係為了紓解民困。等等,紓解民困?我們是否應該看看整個「外傭徵費」的歷史?當年政府推出「外傭徵費」時,要僱主每個月交$400,以「再培訓」本地勞工,但同時,移工幫傭的最低工資則由$3670減到$3270,即減了$400;換句話說,這$400其實不是僱主出的,而是在移工幫傭的口袋中壓榨出來的。隨著通脹,移工幫傭的最低工資是有所向上調整,現在是$3580的,但仍然比未徵收「外傭徵費」前的$3670為低,而這幾年香港一直有通脹,而這幾年港幣一直在貶值。舉例說,2004年暑假,我去菲律賓做NGO & Community Visit的時候,HK$1可以兌6.X甚至7披索,但係現在卻只有around 5.5披索。換句話說,移工幫傭實際所得減少並不止表面數字上的。

當說到暫停「外傭徵費」,如果不去理清這個歷史的話,是說不過去的。當很多個星期日,來自不同國家、地區,說不同語言的移工幫傭,都在爭取「加人工」,我們看得到嗎?不,我們看不到,電視新聞報紙新聞沒有報,於是我們當沒有事發生;於是,有僱主可以為了把那原本屬於移工幫傭的「外傭徵費」袋袋平安,炒人再請!仲介公司一邊話要搞到我今朝要來排簽證一邊騎騎笑,又可以兩邊都有錢收,僱主話我除笨有精,賺唔晒$9600,都袋返兩三千,最慘的係那些被提早解僱(可能再續約)的移工幫傭,無辜辜又要畀仲介吸血,嘔三個月人工請來當仲介。這些我們有看到嗎?我們看到了又是否當看不見?

是的,「外傭徵費」暫停兩年,政府話紓解民困喎,卻故意不去說出這$400是從移工幫傭口袋拿出。那些拿拿淋炒人的僱主,我真係唔知道點形容;如果有一日,他/她們的人工被減了$400給政府,有一日政府話唔再收$400,把那$400給了他/她們的僱主,他/她們會點樣想呢?好可惜,因為移工幫傭在這個社會沒有被界定為公民或人民,紓解民困變成唔關佢事。政府係要還錢,但還錯了對象,不過,在政府的眼中,移工幫傭不算民,於是繼續唔理。

蘇屋

八月 1, 2008

街尾的巴士總站依舊住滿落難神仙
阿婆上完香就拉著行李車離去
從前那裡有個職工飯堂
光顧的多是附近的大叔
不想回家午飯的小孩不敢開口買麵
只好望著趴在地上的狼狗然後閃去買雪條

長型公屋的樓梯都裝上大閘
我只能在夾縫中偷偷望進
樓梯口老人閒聊的安樂椅變了保安櫃檯
我沿樓房兜圈總遇不上有人開門
只好寄望幾日後再來
竄上踏過單車的走廊

於是我沿著往日的路走著
辦館的門早已鎖上
茶餐廳仍在
價錢和十多年前好像沒有分別
以前走過的通道都加了大閘
水電舖的隔壁
多了重建社工隊的辦事處

我走到文具舖
以前我常在那裡打電話回家
老闆的頭髮變得灰白
我問他還有沒有拍紙簿
他瞄了瞄我,從頭掃到腳
現在,只剩這種了
至於那發黃的菊花拍紙簿
一如對面馬路的車房和小巷
淹沒在怪手颳起的塵暴中

二00七.十一.二十七初稿
二00七.十二.二十六修訂

註:本詩曾獲2008年度香港大學新詩獎亞軍

書店

七月 20, 2008

書店,對於我來說,絕對不應該只是一個買和賣的地方。在一所書店裡面,可以發生和應該發生的事,絕對比買、賣得多。在這一種desperate的dot com世代,當一切關係只剩下買和賣的話,那麼我們還要一間實體商店來幹麼?在這一種desperate的dot com世代,買和賣都是Click、Click、Click、鍵入、鍵入、鍵入,然後貨品便從一處不知什麼地方來到你的家門前,或信箱,或郵局;一切的關係都是這麼的不存在,除了你和你的滑鼠。

社區運動的朋友、另類經濟的朋友,都會說,實體的小商店給予我們的不只是買和賣的空間,更加是一個資訊交流的平台,還有,更重要的,是人情味。這幾組形容,用諸書店上,我都認同,不過我想在多說一店:書店,更應該是一個作者和讀者的一個平台,而作者和讀者又不是二分的;在書店裡,會發生,也應該發生一場讀詩會、分享會,而那不是一個PR式的簽名會。是的,我們都知道,大出版社同連鎖書店都好識做,那一種排了幾百人的一粒鐘的握手簽名會,那一種作者和讀者截然二分,處於不同權力位置的握手簽名會,這不是我心目中的一種交流。

那是在某個下午,或傍晚,一個作者出了一本書,沒有台上和台下,而你甚至也不曉得你是否應該把讀者叫作只是讀者,還是作者的朋友;哦,當然唔係分享會完左大家拍拍籮友就走,分享會等最終也有為書店帶來收入。問題係,我們見到一間又一間的小書店出現經營危機,而它不外乎是成本上升,而又當我們理解到,小書店和作者、獨立出版社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譬如只有這些小書店才肯放這些作者、這些獨立出版社的書上架,我們又有什麼事可以做呢?

消費者運動有一個倡議,叫做共同購買,意思係透過消費者collectively直接向生產者購買,bypass了中間商的層層剝削,最終令雙方都得益。譬如說,我地在惠康百佳買到的一斤菜,可能要$10,但係傻的都知道惠康百佳係唔會用$10向菜農買菜,可能只係用$4,即惠康百佳賺了中間差價;如果透過共同購買,消費者直接用$7向菜農買菜,則彼此都可以得益。當然買書唔同買菜,好難話共同購買,但係中間商剝削其實係存在的。以香港為例,那些出版、發行、書店都開埋的連鎖集團,其實是幾壟斷市場的。有獨立出版社或中小型出版社自己做唔到發行,就畀三中商做;問題係,其實三中商係分店多,但係等唔等如就係幫到作者同埋出版社;而如果呢群讀者唔少都去小書店買書的話,實際情形就會發生咩事呢?

Let’s say一本書標價係$100,香港的小書店公價係八折到九折,take中間數,$85。三中商發行,批畀小書店,$70,其中只有$50畀返作者+出版社。Therefore,你在小書店用$85買一本書,書店收到$15,發行拿了$20,作者+出版社得$50。一間書店,舖租燈油火蠟都係成本,其實佢真係賺唔到幾多;對於作者+出版社,印刷乜乜柒柒亦都要使,而作者亦要生存的;而如果,一個作者同埋幫佢出書的出版社,都realize小書店的重要性,不論係讀者的聚腳地,不論係佢作為一個令好多事情possible的空間,其實都應該做些事。或者,作者+獨立出版社唔能夠再妄想佢的書要間間三中商都有,不如自己做返下跑腿,回歸一種更基本的方式,跑下小書店,然後批六折,也就是上面例子批$60給小書店,對分了中間發行商的剝削,唔係對大家都更好咩?而呢種更好,背後所說的,不只是錢,而係對於一個空間的信任,對於共同營造小書店這個空間的一顆心。至於連鎖大書店,都不一定去放棄它,只不過去返一個好根本的問題:一間書店只是一個買和賣,然後department store式的歡迎光臨謝謝的一個地方呢?

延伸閱讀:

有河book 隱匿:最有名的短命書店 686:想像一家書店

小小書房 沙沙貓:誰需要獨立書店──獨立書店的困境與出路(一)(二)(三.完結篇)

要賑災,不要發死人財

五月 21, 2008

蔡小姐跟我說,在四川大地震發生後,她老闆拿了幾部手機出來,說要義賣賑災。蔡小姐附加注腳,呢幾部手機都比平時抬了價。我估計,以她老闆那種連一百元一件的員工制服都不肯出錢要員工自費,舖頭唔見一部手機就要全舖店員夾錢賠的人,絕對不會把那幾部手機賣到的錢,或者扣除成本後的全數收入撥去賑災的。我估計,他只會賣到的唔知百分之幾多捐出去,可能是抬了價的那個部分,或者更少;如果更少的話,那就是分明去發死人財。

每逢發生天災,尤其是那天災在中國發生,我城不少店舖,從連鎖大鋪到街邊小店都會發起籌款賑災、義賣賑災,這是最基本的人道;可恨的是,在這些籌款過程中,往往有人混水摸魚,發死人財。發死人財的人,有話籌款賑災點知自己走去袋袋平安的;也有八卦雜誌今期封面唔出大波妹唔出走光相唔出偷拍出災難專輯,讀者在旁觀在消費他她人的痛苦,八卦雜誌賺了錢又不見把錢捐給災民;有連鎖商店大大隻字寫支援遠方近方的人們,把收入的唔知百分之幾捐給慈善機構,然後借機鼓勵消費愛心,把愛心量化,把愛心化作幫襯它多賣幾十元;對這些連鎖店來說,那百分之幾的捐款,隨時平過去賣廣告。

街市的檔販讓我感到,他她們是真的義賣,真的把營業額捐去賑災,而捐完之後他她們的面貌仍舊是模糊的,不可能當作賣廣告的。我不明白,有報紙在頭二三版大大隻字賣某某明星某某富豪捐幾錢賑災的意義是甚麼,能幫助災民能問責減輕災害帶來的禍害嗎?還是只是變了明人的宣傳?不錯,這種要讓全世界看到你捐款的,其實無異於發死人財。我寧願你真的能proper發揮你的影響力,躲在鏡頭背後好過。

人道當前,那些天譴論那些抵佢死論的人我們應予以譴責,那些發死人財的更要譴責,那些睇人點死然後覺得自己好幸福的消費心態也要譴責。賑災,以及一切形式的救援,以及一切適當確切的問責,是不能分開的,理由不是甚麼宏大龐大的,就是這麼一個基本簡單的人道立場!當然,我是有底線,我不容許基本的人道變成有人發死人財的,所以我會看清楚那些錢捐去邊度的才投入款項;而人道當前,我不認為是有國族分野的,當我捐了二十元給四川賑災,我同時捐二十元給緬甸賑災。麻煩那些天譴論的朋友,你妳們應當弄清楚,天譴的對象是那些A了賑災款項賑災物資發死人財的人。

網站不良訊息檢查系統

五月 9, 2008

有誰可以告訴我,這個網站不良信息檢查系統是kuso的, 還是認真的?呢個網站係咁的:第一排字寫著:「構建和諧社會,人人有責!全體站長動員起來!」,下面有張banner,「喜迎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然後你打入網址,就會check到你網站的「不良信息」。

姑且一試,本blog結果是: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独裁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打压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香港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当局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游行示威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警民冲突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ONS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迷药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性爱

香港大學結果是:

存在非法内容:165条记录共产党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产党
存在非法内容:12条记录反共
存在非法内容:273条记录中共
存在非法内容:8条记录洗脑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GCD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CCP
存在非法内容:16条记录暴政
存在非法内容:33条记录独裁
存在非法内容:10条记录中国必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夺权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自由亚洲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第三次世界大战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伪政府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独夫民贼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台湾国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共党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反对党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gongchandang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国统会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国统纲领
存在非法内容:51条记录台独
存在非法内容:16条记录中国人权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打压
存在非法内容:123条记录“台湾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12条记录香港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政府无能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一党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退党
存在非法内容:21条记录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迁都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同盟党
存在非法内容:549条记录当局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反党
存在非法内容:136条记录游行示威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罢课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罢市
存在非法内容:110条记录罢工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买断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造反
存在非法内容:43条记录艾滋病
存在非法内容:138条记录静坐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暴乱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群众冲击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武力镇压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官逼民反
存在非法内容:323条记录六四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18条记录暴行
存在非法内容:29条记录暴动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动乱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镇压学生
存在非法内容:41条记录赵紫阳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血染的风采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18年前
存在非法内容:8条记录“89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流血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8条记录tiananmen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学潮
存在非法内容:16条记录学生领袖
存在非法内容:323条记录六四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283条记录6.4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8964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八九六四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政治风波
存在非法内容:45条记录紫阳
存在非法内容:427条记录TAM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柴玲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吾尔开希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河殇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吾爾開希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flg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FL功
存在非法内容:11条记录法论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法轮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自焚
存在非法内容:24条记录邪教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falun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法伦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中功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大法弟子

更重要的,請看香港政府結果

存在非法内容:577条记录共产党
存在非法内容:30条记录产党
存在非法内容:42条记录反共
存在非法内容:约820条记录中共
存在非法内容:34条记录洗脑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GCD
存在非法内容:63条记录CCP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网特
存在非法内容:46条记录暴政
存在非法内容:235条记录独裁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中国必
存在非法内容:72条记录夺权
存在非法内容:11条记录美国之音
存在非法内容:11条记录自由亚洲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第三次世界大战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伪政府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伪大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台湾国
存在非法内容:21条记录共党
存在非法内容:187条记录反对党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上海帮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国统会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废统
存在非法内容:12条记录国统纲领
存在非法内容:231条记录台独
存在非法内容:41条记录中国人权
存在非法内容:282条记录打压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蒋公
存在非法内容:17条记录人权保护
存在非法内容:129条记录“台湾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上海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北京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126条记录香港独立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张志新
存在非法内容:51条记录反华
存在非法内容:15条记录政府无能
存在非法内容:43条记录一党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52条记录退党
存在非法内容:178条记录专政
存在非法内容:32条记录迁都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联盟党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共匪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亡党
存在非法内容:约44,500条记录当局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反党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反社会主义
存在非法内容:162条记录游行示威
存在非法内容:36条记录罢课
存在非法内容:43条记录罢市
存在非法内容:约868条记录罢工
存在非法内容:10条记录买断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军转
存在非法内容:84条记录造反
存在非法内容:215条记录艾滋病
存在非法内容:153条记录静坐
存在非法内容:378条记录暴乱
存在非法内容:27条记录警民冲突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暴力袭警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武力镇压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武装镇压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暴力执法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官逼民反
存在非法内容:141条记录六四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120条记录暴行
存在非法内容:约763条记录暴动
存在非法内容:360条记录动乱
存在非法内容:6条记录镇压学生
存在非法内容:72条记录赵紫阳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血染的风采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18年前
存在非法内容:114条记录“89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21条记录流血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tiananmen
存在非法内容:11条记录学潮
存在非法内容:115条记录学生领袖
存在非法内容:141条记录六四事件
存在非法内容:约1,400条记录6.4
存在非法内容:25条记录8964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八九六四
存在非法内容:42条记录政治风波
存在非法内容:79条记录紫阳
存在非法内容:约1,630条记录TAM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柴玲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吾尔开希
存在非法内容:3条记录河殇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吾爾開希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发论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flg
存在非法内容:9条记录法论
存在非法内容:79条记录法轮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9ping
存在非法内容:1条记录李洪X
存在非法内容:62条记录自焚
存在非法内容:198条记录邪教
存在非法内容:22条记录falun
存在非法内容:4条记录九评
存在非法内容:5条记录法伦
存在非法内容:2条记录DJY
存在非法内容:13条记录轮功
存在非法内容:8条记录影子政府
存在非法内容:7条记录大法弟子

真令人搞不清是真的在幫助國家機器,還是國家機器的惡搞,還是在惡搞國家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