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7 年 02 月

香港變了美國殖民地?

二月 28, 2007

搭巴士聽到,大尾篤正式易名為大美督,當我看見這三個字,嚇了一跳。我腦海浮出的字面意思係:大美(帝)國派來的總督,正如以往英帝國在所有殖民地都會派總督一樣。後來看報,才知道改名理由係尾同篤都係最後,不雅,改之。

本來改名在香港的歷史毫不罕見,如吊頸嶺改調景嶺,狗爬徑改九華徑,都是要雅化;但係今次卻是more than 雅化,以係一如陰澳變欣澳,還要加Sunny Bay,噢,好一片陽光與海灘,那種歐美中心對太平洋島嶼和加勒比海島嶼的想像。C’mon,難道香港還未夠迪士尼化,連郊外都要變鬼佬想像的Sunny Bay?

我城一直有個傳聞,點解最初那幾個港督的華文譯名咁鬼死核凸,係當年的師爺透過醜化港督名字,來表達香港的華人對英國人的不滿;但係點解今時今日,D友仔又可以咁樣將香港地(名)雙手奉上please美帝呢?

廣告

Let’s Watch How These Social Workers Work!

二月 10, 2007

近年的香港中小學教育,在措施上,真的好像比以前更著重了藝術教育,所以成日都見到佢地請人返去講創作,搞表演,帶workshop。不過,去過呢D中小學表過演帶過workshop的朋友,都有唔少野呻:有人覺得老師應該要去上下workshop;有人因為問親D同學仔叫乜名時佢都係show張牌畀你看感到不安。

現在有不少學校社工都會找人去學校做playback,帶playback workshop;但係有D社工的心態真係要話一話:乜都要即刻見到成效,亦唔尊重同學仔的sharing。星期五去到粉嶺某中學做playback,原本諗左D warm-up game 畀D同學仔玩,但係後來聽到Grad話間中學畀個Lecture Theatre我地,我就即刻呆左:Lecture Theatre D凳唔郁得的,這樣的setting,已前設了要同學仔乖乖地坐在座位上,而且亦顯得壁壘分明、楚河漢界,更何況坐在周圍的都係識(而未必熟)的同學,一叫佢出來,好容易將佢成為spot,點樣分享呢?在第一節過後,社工姐姐同Grad講,可唔可以畀第二節D同學多D involve,教佢地玩下云云。Playback當然想大家involve,但係你偏偏畀一個妨礙大家involve的場地耶!

做playback最大忌就是去judge teller的感覺。Playback的empowerment作用,就是尊重每一個人的故事(故華文謂之一人一故事劇場),無論teller的感覺/故事是甚麼,對他/她來說都是真實/實在的,演員都會呈現出來,這對長期被disempowered的人尤其重要。去粉嶺那日,卻有社工在錄影,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是對同學仔構成不安嗎?亦有社工在我地做完performance之後,即席value judge一個講過野的同學仔,話佢講的事情「無聊」--難道這就是這些社工的專業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