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7 年 06 月

租務糾紛

六月 26, 2007

哈,想不到這樣的事情也給我遇上了:租務糾紛。

原來,租房子給我的這個黃x翔(不是為了保護他,而是我和鄰居都不知道x真正來說是甚麼;或者連翔這個字也是假的?),不是業權持有人,而是二房東。今日出門過去OURS的時候,我在樓梯發現了一張紙,說二房東違反租約,業權持有人要在近日收回房子。可是,在整張公告裡面,業權持有人的名字和聯絡方法,二房東的名字也找不到。於是,我就把這件事告訴了OURS的朋友,他/她們都建議我晚上先找鄰居聊一聊,再打電話給那二房東,如果都解決不到,就去找崔媽媽幫忙。

回來,過了一段時間,門口很吵,開門,鄰居都回來了,都在談這件事 。有個鄰居說,這些公告是今天早上有個開發公司來貼的,原來那個二房東欠租很久,所以開發公司要收回房子。有人可以聯絡上黃x翔嗎?沒有。電話打得通,但沒人接聽。看來走佬了。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在台北的「監護人」(其實就是我主要聯絡的人吧),他說,明天看來要帶我去崔媽媽走一趟。

上網search,用那黃x翔的電話號碼,他在6月25日還在kijiji登廣告招租。我想起一個星期前,來敲我家門口的那位北科大同學,我再一次肯定他爸爸說的不假:這個黃某人肯定有問題。在香港,我們這些在運動打滾的,都是在救火;在台灣,我自己要經歷一次了。

廣告

台北第五日誌

六月 19, 2007

今日係離開我城的第5天,這一篇網誌應該在幾日前開始打的,但一開始電腦上不了網,上得了網,又要拿電腦去維修。在台北,我的電腦壞了,除了my document外,harddisc所有資料都給我/維修電腦的大哥給丟了。今年的夏天,去年的夏天,前年的夏天,我也有在台北,今年應該是最長的一年,一走就差不多三個月。

由於這次不是拿落地簽證,而是申請短期停留。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申請短期停留,即係三個月就要出境,最多續期到六個月那種,要去派出所辦理流動人口登記。去到派出所,就要填form啦,簽名啦,打手指模。簽名,平常我在香港簽慣的模式,都不是寫漢字的;當我用平常的方法簽名時,警察說:簽中文呀,你簽英文誰看得懂。心裡的反應,有無搞撚錯,簽名是要讓你看得明白嗎!?更何況,如果我不懂寫漢字又如何呢?我也不清楚那究竟是否因為這個警察之前報車牌時,要根據那種A for Apple,  E for Egg的報法,所以拿我來作出氣袋?上級壓下級,下級壓民,真的是國家機器的暴力呢!後來,我向台灣朋友求證,台灣並無要求簽名要簽漢字的規定。

星期六的下午,我終於從住的地方的對面 ,乘公車到達劍潭,再轉捷運到淡水,以為銀行擠提。來到淡水,當然要去探一探今年年初才開的「黑店」:有河book,把我的少年詩集(現在看,裡面只有最多二十多首見得人)、智良的《白瓷》、祖榮的《家》拿去寄售,晚上參加了書趴(Book Party),換書換書,認識了一些詩人朋友。

現在只是第五天,已經因為買家品,電腦周邊和修電腦,用了不少錢,節衣縮食看來要做到起碼七月中,還有,少逛黑店,包括書店,唱片店,cafe & bar。

文明的孩子

六月 3, 2007

我們都是文明的孩子。

因為文明,文明的社會提供合約,它不用刀不用槍。借用Ellen Wood的形容,在不文明的社會,農奴因為害怕領主的兵力,不能不工作。在不文明的社會,異化勞/奴動,強制勞/奴動不是甘願的。文明的孩子,因為簽了約,每日工作18個小時也好,遲到10分鐘扣$2000而月薪不過$8000也好,在簽約的時候,文明說,你是甘願的。

當文明的社會越趨文明,文明說,現在我們都不需要農業(農企除外),不要工業(在別的地區除外),我們要知識型經濟,我們要服務業。文明恐怕文明的孩子不明白,恐怕文明的孩子不夠文明,文明又拿出另一份合約,叫佣金制。文明告訴文明的孩子,多勞/奴多得。文明的孩子為了獲得更多的佣金,開始做一些以往不會做的事情:文明的孩子開始學習文明的思維,把每一個走進店舖的人都當成潛在的消費者,開始向他/她推銷(巴士上,文明的孩子正在打電話給友人,說,這是推廣),甚至開始撒一些文明覺得無傷大雅的謊言,當走進店舖的人拒絕購買,文明的孩子學習文明,對他/她說歡迎光臨下次再來過,然後心裡開始詛咒。文明的孩子看著店裡另一個文明的孩子,他/她們不再視對方為同事或工作伙伴,而是視為敵人,因為文明告訴過文明的孩子,你/妳多賣一部相機就多$20佣金,而文明的孩子明白,那部相機由對方賣出,他/她就會少了$20。

文明最害怕文明的孩子學習不文明的年代,農奴起義抗暴,因為農奴明白他/她們是命運共同體;文明亦害怕工會,工會呼籲工人鬥陣車拚相挺,車拚相挺,因為工人知道他/她們是命運共同體。推出佣金制,文明高興 了,在同一個簷下工作的孩子,都視對方為敵人而非命運共同體。文明的孩子牙牙學語,我多勞,固我多得,他/她不知道甚麼是命運共同體,甚麼是車拚相挺,在樓盤前,文明的孩子爆發了中美大戰。

文明的孩子不再去想,那些佣金本來就是薪金的一部分,現在被切割為底薪+佣金。文明的孩子不再去想,沒有他/她,文明又靠甚麼賺錢。文明的孩子在簽訂合約的一刻,他/她就已經墮進了文明製造的甘願:甘願異化 。